奥里吉成利物浦福将英超金靴“三足鼎立”——

发布时间:2019-11-21   转载请注明:http://www.023dazhaxie.com/wugandazuqiu/2019/1121/1865.html 
字号:

   法国和比利时的联赛,在八九十年代为非洲球员打开了通往欧洲寻找更强竞技平台和改善生活机会的大门。在足球全球化的时代,法国和比利时球队也找到了新的运营模式。比利时较开放的移民政策,更让到不少比利时球队成为英格兰球队的“供应源”。我们无法断定,比利时足球几年的复兴和比利时球队成为非洲球员到西欧豪门的中转站是否有关,但可肯定的是,每一名成功在欧洲闯出名堂的非洲球员,背后总有数以百计的失败故事。 对法国和比利时的球队来说,来自非洲的球员往往是“物美价廉”。而且如果能踢出名堂,像埃辛那样转投豪门球队,更能为作为非洲球员赴欧踏脚石的法、比球队带来庞大收益。对不少非洲青年而言,看着一批非洲球员因为在欧洲踢球而脱贫致富,旅欧踢球也成为了他们追求的目标。既有需求,又有供应,一条“产业链”就应运而生。 再回顾一番本赛季的英超,射手榜前三位:马内、奥巴梅杨、萨拉赫,均为非洲球员,三人合共为本赛季英超贡献了66个进球。德国近几年也在逐渐吸纳非洲裔的青年球员。2018世界杯,在四强赛中的两支球队:法国和比利时,其阵中有大量的非洲裔球员……非洲地区成为欧洲足坛越来越重要的“人才基地”。 法国出现大量非洲球员,当然与法国和非洲的历史渊源有关。法国曾在非洲有多个殖民地,二次大战后,当法国急需人力进行重建时,这些法国殖民地,尤其是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就为法国带来了不少劳动力。另外,也大概是因为法国国旗颜色象征“自由”、“平等”、“博爱”的原因,法国球队比很多西欧球队更早地愿意试用非洲外援。加纳传奇球员阿比迪·比利于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在马赛的惊人成就,为更多非洲球员打开了通往法国踢球的大门。 在中国,近年出现了不少足球学校,有的甚至与欧洲的豪门球队有关。但这些足球学校的主营业务,似乎都是兴趣班,而不是发掘球员到欧洲踢球。但在西非地区,足球学校的主要目标,就是要为旗下球员争得欧洲球队的合约。就算是十分有名气,培育出图雷兄弟和热尔维尼奥的Mimosifcom足球学校,其本身就是属于科特迪瓦球队ASEC Mimosas,它的主要营运目标并不是让球员升上ASEC Mimosas的一线队,而是将球员卖到欧洲,而ASEC Mimosas也曾一度是比利时球队贝弗伦的联盟球队。亚亚·图雷和热尔维尼奥在欧洲效力的首家俱乐部,正好就是贝弗伦。 除了这些与球队有系统联系的足球学校外,近年在西非各大城市,也有不少由个别团队成立,但设备并不齐全的足球学校涌现。由于加入这些足球学校的青年球员没有在正式的球队注册,签订不平等条约曾经工业强国紧跟美国后彻底沦,一些没有牌照的经纪人只要为球员取得旅游签证,就可带他们到欧洲试训。这一种不受国际足联或者足总规范的运营模式,虽然不会完全没有成功例子,但恐怕更多的是与人口贩卖没有什么区别的不幸故事。很多不良的假经纪人会以为球员安排到法国和比利时等国试训的机会为由,先向球员收取一笔款项。年青球员的家庭以为终有脱贫的机会,往往愿意冒险一试。 不良的经纪公司会为球员“保管”护照。就算有欧洲球队真的对球员有兴趣,如果条件不符合经纪人的要求,球员也不可能和球队签约。如果没有球队愿意收容球员,又或者根本连试训的机会也找不到的话,经纪人往往就会连同球员的护照消失。曾经就有一名西非青年男子因为这样被遗弃在人生路不熟的欧洲,而出于自身没脸回去见乡亲父老,还有难得逃离非洲抵达繁盛欧洲的原因,这些球员往往不愿意回到家乡。他们留在欧洲,就只能靠“自己的方法”维持生活。前喀麦隆国脚让·克劳德·姆布温(Jean Claude Mbvoumin)为了协助这些被遗弃在欧洲的非洲青年球员,在2000年左右成立了一个叫Culture Foot Solidaire的组织。这个组织以巴黎为基地,据说曾在同一时间处理一千名被遗弃在法国的非洲足球员。 相对法国,比利时在非洲控制的地方则少得多。但自从该国在1978年起放宽了外援限制后,来自前比利时殖民地扎伊尔(即今天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球员就开始大量在比利时足坛出现。后来,有更多非洲球员取得在比利时落户的机会。当中包括尼日利亚名将阿莫卡奇,他在1990年加盟布鲁日。而曾经代表比利时出战欧洲杯的利物浦前锋奥里吉,他的前肯尼亚国脚的父亲,就是在1992年到比利时效力皇家奥斯坦德。 在欧冠决赛上替补登场的奥里吉,在比赛末段为利物浦打进了锁定胜局的一球,这名祖辈来自肯尼亚的比利时国脚,在球队于赛季末段艰难的时刻屡屡建功,从球队的边缘人物变成了利物浦的福将。 除了像以往贝弗伦那样在非洲找到合作伙伴外,欧洲球队也可以选择自己在非洲投资,开设或与当地球队合作搞青训。参加法国联赛的摩纳哥就与塞内加尔球队ASC Jeanne d’Arc合作,于90年代初在当地成立Aldo Getina训练中心。这座训练中心一度成为了塞内加尔出口足球员到法国的重要基地。2002年,当塞内加尔在世界杯揭幕战爆冷击败法国时,场上就有五名球员曾在Aldo Getina踢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荷兰建筑
世界明星
巴哈马科学
德国联赛